查看更多

行言宫省

雷狮不管是左是右 都很主动的样子
给他灌点酒就能让他去把安哥扔床上

但是雷狮其实是超级能喝的 不会这么容易就醉 高兴起来顺势假装自己喝醉了逗安迷修玩

字打到这里突然就有一个无聊得不行的脑洞 只是个太无聊的瞎扯大家看看就好不看都行

酒保安在某酒店里一直都非常认真地工作,业余帮助小姐姐们摆脱无赖啊啥的,但是依旧不受女性欢迎就是啦(可能是因为他超不懂的)。然后某一次行侠仗义的时候哇被桑德(thunder)集团董事长雷狮(因为老爸的公司江河日下看不惯 恰好和家里好多人关系都处不好就离家出走啦!和卡米尔弟弟一起玩似的搞了个公司来开但其实差不多就是受保护费的oo组啦  PS:养了一只很能打很阔爱的汪汪喔!还有一只很能打很帅气的变色龙!)碰上了。雷狮不动声色地观察了安迷修。
雷狮是很随性的人,阅历也多,从来没有碰见这种思维大概停留在中世纪后期说话还特文绉绉的人,觉得迂腐可笑的同时蜜汁感觉安迷修有什么说不出来的地方吸引他。当然雷总表现得就是哎哟这个人挺有趣啊有走玩玩去。

后来雷狮去酒吧收保护费的时候找安迷修胡诌八扯,但是安哥对他非常冷漠,雷总对他的态度很不爽。因为安哥上班那么久对这伙突然出现的黑society收保护费的行径一清二楚了。安迷修说话一板一眼,主谓宾定状补恨不得句句都全,雷总听了非常不爽。

一来二去每次见面都要小顶几句嘴,雷总心里越来越气了,本来是想玩别人,结果别人岿然不动这怎么行。于是某一天他bent on(决心做某事)去提高该酒店保护费了。那天他一如既往地坐在吧台,点了酒坉坉坉地喝,其实他根本没醉。他从来就没有喝醉过。他突然心血来潮想装着撒撒酒疯,对安迷修的话语也越来越放肆挑衅但不至于色情,安迷修不理他,他就点酒,点酒总要理他了吧,他为了多烦安哥一会儿要求奇多(对安哥的要求可以配合水浒传里鲁智深对郑屠切馅儿的要求进行想象),安哥气了,虽然老板嘱咐过他别得罪人但是他气了,强忍着怒火把酒调好走到雷狮面前,跟雷狮说些什么客人请您不要这么放肆之类的官调调。结果刚把酒往前一推手就被雷狮按住了,然后就被酒味超级浓的雷狮说着胡话给亲了。

雷狮演技超群,所以安迷修就当做一般营销事故处理了,并且建议老板给每位客人下个酒量限定啊啥的,不过老板要赚钱哪管这么多。说来也奇怪,雷狮每次在安迷修那喝酒钱都给得足足的,小费也不少,不过安哥一脸嫌弃and冷漠拒绝就是了。

事情也没有这么就结束,雷狮还是挺记得那天他一时兴起亲了安迷修时安迷修的反应的,这个从来看起来都宠辱不惊云淡风轻的人居然也有被吓到的时候,而且似乎还脸红了。雷狮的舌头刚刚想伸进去,就被他推开了,当时安迷修的表情诚可玩哉,雷狮后来想起来,竟然也会有一丝不好意思。

后来雷狮有一段时间没来酒吧,可能是觉得尴尬了吧。
【卧槽我随手打了这么多…啊打那么多干啥啊又没人看…】
【不过…就当是给老婆 @Croill 写的好啦!】
【安雷还是雷安还没定 有没有肉不知道 看我心情…】

评论(4)
热度(153)
©行言宫省 | Powered by LOFTER